一匹铜奔马 一阕凉州词 ——《中国地名大会》第二季第八期延展阅读

作者:张路曦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3-22 11:23:50

2021年3月13日晚,央视中文国际频道(CCTV-4)第二季《中国地名大会》第八期聚焦甘肃武威,通过“天马行空”“古韵之州”“生态沙漠”三个环节,展演了武威这个古丝绸之路要冲、五凉古都的辉煌历史与现代精神,令人难以忘怀。

汉元狩二年(前121年),骠骑大将军霍去病率精兵万人,出陇西,过金城,越过焉支山,深入匈奴领地千余里,大败匈奴。同年,霍去病率兵数万再次进军河西,最终击败匈奴,河西走廊自此纳入汉朝版图。为彰显汉朝军队的武功军威,汉武帝遂把姑臧命名为“武威”,随后设置武威、酒泉、张掖、敦煌四郡。河西走廊四郡的建立,不仅是我国政治、军事和中西交通史上的重大事件,从此畅通了河西走廊乃至中原通往西域、西亚的丝绸之路,而且对加强民族融合、促进国家统一、沟通亚欧交流起到了重要的保障作用。

自汉武帝开辟河西四郡,历代王朝都曾在武威设郡置府。三国时魏文帝设置凉州,成为十三州之一,由此奠定了其在历史上的重要地位。东晋十六国时期,中原动乱,北方偏安,凉州相对独立和安定,成了中原避乱者的乐土。所以前凉、后凉、南凉、北凉和隋末的大凉政权先后在此建都,成为显赫一时的“五凉古都”,中西交通的咽喉,丝绸之路的重镇。许多中原的硕儒贤哲来到凉州,或参政为官,或著书立说,或收徒授业,由此推动了中原文化与西域文化、游牧文化和本土文化的融合传播。特别是西域的音乐、舞蹈、佛教及其雕塑、绘画传入河西后,使凉州固有文化发生了深刻变化,呈现出多姿多彩的景象。

一马跃古今——铜奔马。1969年在武威雷台汉墓出土的东汉铜奔马,其造型喷鼻扬尾、昂首嘶鸣、三足腾空、踏燕追风,被誉为“天下第一马”,古代艺术的最高峰。1983年被国家旅游局确定为中国旅游标志,1996年被国家文物局专家组鉴定为国宝级文物,2002年被国家文物局列入首批禁止出国展览的珍贵文物。

一窟传千年——天梯山石窟。距今已有1600多年的历史。以天梯山石窟为代表的佛教雕塑、壁画来源于西方的犍陀罗,是我国开凿最早的石窟之一,被誉为“石窟鼻祖”,是云冈石窟、龙门石窟的源头,在我国佛教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,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一碑显奇迹——西夏碑。迄今所见保存最完整、内容最丰富、西夏文和汉文对照字数最多的西夏碑刻。原置西夏护国寺。元灭西夏后,西夏碑被当时的有识之士砌碑亭封闭,才得以保存。清嘉庆九年(1804年)被发现,民国时移置武威文庙,现收藏于武威西夏博物馆。1961年,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一庙儒风盛——武威文庙。被誉为“陇右学宫之冠”,是历代凉州文人墨客祭祀孔子之地。武威文庙始建于明正统二至四年(1437年-1439年),后经明成化和清顺治、康熙、乾隆、道光及民国年间的重修扩建,逐成一组布局完善的建筑群,迄今已有五百余年。武威文庙是目前西北地区建筑规模最大、保存最完整的孔庙,属全国三大孔庙之一,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武威不仅“武”威,“文”也很威。在漫长的丝绸之路上,唐代凉州作为重要节点城市最具转折意味。当丝绸之路畅通时,凉州是总枢纽,当发生战乱时,它又是贸易的终点站。因此,它的政治、经济、军事、文化地位决定了其繁华与衰败既与丝绸之路的命运紧密相连,又昭示着唐王朝的兴衰史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边塞诗则是当时社会文化变迁的一个缩影。据统计,全唐诗有近2000首边塞诗,以《凉州词》为题或以凉州为背景的诗就有100多首。初唐时期,著名边塞诗人有骆宾王、杨炯、陈子昂等人,作品风格多抒发渴望建功立业、报效国家的豪情壮志。如骆宾王的“平生一顾重,意气溢三军。野日分戈影,天星合剑文。弓弦抱汉月,马足践胡尘。不求生入塞,唯当死报君。”盛唐时期,著名边塞诗人有岑参、王之涣、王翰、王昌龄等,边塞诗通常有着雄浑、豪放、浪漫、悲壮、昂扬向上的基调。如王之涣有“黄河远上白云间,一片孤城万仞山。羌笛何须怨杨柳,春风不度玉门关”。王昌龄有“秦时明月汉时关,万里长征人未还。但使龙城飞将在,不教胡马度阴山”。王翰有“葡萄美酒夜光杯,欲饮琵琶马上催。醉卧沙场君莫笑,古来征战几人回”。边塞诗至此盛极一时,异彩纷呈,风格和内容更显得气势磅礴和丰富壮观。读他们的诗,令人血脉偾张、荡气回肠,有一种阳刚之美。中晚唐时期,著名边塞诗人有李益、张籍、元稹等,诗歌内容以反映民间疾苦、戍卒艰辛、揭露战争为百姓带来的灾难为主,不仅描绘了丝绸之路的萧条,并且揭示了唐人随着这个时代终结而产生的悲凉彷徨的心情。如李益的“天山雪后海风寒,横笛偏吹行路难。碛里征人三十万,一时回首月中看”。总之,《凉州词》来源于凉州乐曲,由声诗传唱而流播中原与西域,是唐代边塞诗中思想性最深刻、想象力最丰富、艺术性最强的部分,也成为武威丝路重镇的文化符号。

赞凉州,文明永续,薪火相继;祝武威,民心浩气,沛然不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