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中国地名大会》第二季:万卷书与万里路,通过地名抵达文化的远方

作者:苏姗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3-02 14:07:28

《中国地名大会》如何让文化破圈,全龄段流行?

“大会”系列经过旗下多个IP的累积,已经是央视极具关注度的文化综艺品牌。之前的《中国诗词大会》《中国成语大会》《中国汉字听写大会》是以中华文学中的具体形式作为撬动文化传播的素材。如果诗词、成语对于普通百姓还有一定的知识积累门槛,地名则显得亲民许多,是每个中国人随口都能呼出几个的常识。作为大会系列新物种的《中国地名大会》,以“地名”为核心,显得又特别接地气。

这档已经播出到第二季的节目,是如何用人人熟知的地名,做出文化文章呢?同时,在之前“大会”IP流行度的基础上,《中国地名大会》又是如何让文化破圈,全龄段流行呢?

以地名为媒,撬动乡土归属和文化自信

诗歌、成语多少听起来还有些阳春白雪,地名则是百姓日常生活中俯拾皆是的信息。自我介绍时,跟在名字之前的家乡;日常出门要前往的目的地;选择旅行的终点;甚至是街头巷尾饭店招牌上的兰州拉面、山西刀削面、杭州小笼包、四川火锅。老百姓可能背不出百首古诗,但几乎都能说得出一百个地名。《中国地名大会》试图激活这些在人们生活中被忽略的信息,从这些“最熟悉的陌生人”下手,寻找全民向传播的合适节点。

地名只有短短几字,但是其背后是一片土地,以及土地上的历史、人文、物产、文化和情感。文化之路,道路可长,但最怕入口令人望而却步。由浅入深,循循善诱,是文化类综艺的亲和姿态。《中国地名大会》找到了“地名”这么一个亲切的入口,通向四通八达的文化远方,地理、历史、语言、民俗、文学等多个文化信息就跟随着地名在观众脚下延展开来。

最新播出的一期,奉节成为主角之一。这个名字想必许多观众都听过,然而它还有另外一个古名夔州。文学专家讲解到李白、杜甫等诗人都在这里写出过颇具影响力的诗歌。有趣的是,他们几乎都是在失意之时来到这里,人生打了个回旋。可又是这里,让他们意气风发,写下许多焕发着生命力的创作。专家的寥寥几语,便从历史和文学的角度勾勒出奉节的灵性,一个充满诗意的治愈之地。

随后,来自奉节的果农和电商主播介绍了奉节脐橙,还现场邀请嘉宾品尝,从历史维度拉回现实,从诗意的想象落到口腹的满足,从物产层面加深了观众对于奉节的记忆。

在节目之中,有大量联结着古今、生活与文化的立体式展示,让一个地名变成了观众心中更加全面、多维的具体场景,也让一个个耳熟能详的地名,变成了更加鲜活、具象的生动场景,让地名被全局式地展现。

《中国地名大会》希望通过一个个地名的积累,让观众对于中国的整体形象和文化有深入的了解。像是把地图上每一个点都激活,并云游一番。随着一个个地名被点亮,也在观众心中拼凑出整个中国地大物博的形象,让地图有了更加深邃的温度。让中国人不止了解家乡,也了解家乡以外的其他城市,以地名为媒介,激发民众的文化自信。

足不出户的旅行,多元化激发兴趣,激活地名想象与记忆

“大会”并不是开会,而是一种古老的互动、游戏仪式。《中国地名大会》继承着这个具有中华文化特色的形式,又加入了很多时代感的手段,激发观众的参与兴趣,让大会不仅古老,而且时髦。

第二季《中国地名大会》新加入了地方展演环节,让抽象的地名,变成了具象的、可看的、看玩的全维度展示。依然以奉节为例,先是一首融合着诗歌、古典舞、现代舞的《早发白帝城》的歌舞秀,让观众从这首耳熟能详的诗歌意境,对奉节的环境与气势一目了然。

随后,节目现场邀请厨师制作盬子鸡,余味无穷之时,歌舞《三寸如黄金》又用舞蹈诠释了奉节脐橙丰收的景象。在展演环节,节目从视觉、嗅觉、味觉、听觉甚至触觉,激发了观众对奉节短短两字的全面想象。

节目与其说是地名竞技之旅,不如说是一场足不出户的深度旅行。第二季节目将有江苏扬州、湖北恩施、重庆奉节、江西庐山、浙江天台、浙江桐乡、珠海横琴、安徽桐城、浙江慈溪、吉林白山、甘肃武威、新疆昌吉、福建莆田、海南五指山、内蒙古乌兰察布、陕西榆林、海南万宁、湖北咸宁18个地方的多维展示。节目是一场观众与地方城市形象的双赢。同时也开发出很多尚未被完全揭示的“宝藏目的地”。

单纯地“秀”,可以凝练一片土地的神韵。节目为了让观众身临其境,运用VR科技,可以瞬间通过虚拟现实抵达另一座城市。第二季《中国地名大会》加入了“千亿像素看中国”环节,选手要通过一个城市的局部景象判断是哪一座城市,同时还要在VR中迅速标记目标场所。这是年轻人所熟悉的数字展示方式,用一场置身其中的城市游览,拉近城市和民众的距离,也打开了电视综艺节目的视觉局限。

节目还与很多旅行达人合作,邀请旅行达人亲临现场介绍他们曾经去过的旅游目的地,同时播放符合年轻审美的旅行视频。这些视频既是目的地的展示,也是一种新型旅游场景的塑造。展演可能是官方和本土的视角,达人则是外来游客的角度,当观众代入到达人角色中,把对城市的想象,转化成希望抵达的愿望。

虽然《中国地名大会》的主要形态依然是文化竞技,但是它鼓励着读万卷书、行万里路的学习态度。第三期,铜川邱晨之所以看似轻松地取得胜利,是因为许多的地名不只是停留在她的大脑,也曾在她的脚下。在回答问题时,她经常会提到,这个地方我去过,这个地方我看过演出,这个东西我见过。

因为亲眼所见,所以感受更加深刻。这也是鼓励人们建立全维度的学习观念,学习并不是枯燥地死读书,而是能够知行合一,多源头汲取营养。地名不只能够激发观众书面上积累的兴趣,还能够促使让人们迈开腿,走入到大好河山中。

创新竞赛形式,激烈度升级,冠军含金量再加码

多元的形式增加了“大会”的可看度,但是毕竟是一档竞赛类节目,吸引观众不断向前的仍然是紧张的竞技节奏。“大会”系列的冠军一直含金量很高,想要夺魁需要战胜来自全国的选手,还要保持稳定的竞技心态和智识输出。第二季《中国地名大会》因为形式多元,反倒是对选手提出了更大的考验,提升了考核的难度和维度。

大会加入了地名飞花令、地名评书、地名拼字等出题方式。以飞花令为例,竞赛两方需要相继说出带有规定汉字的地名,且需要说出其直接的行政归属。不只是考核选手记忆地名的数量,临场反应,更是需要选手对祖国山河的深入了解和认知。同时,不只是对名字的记忆程度,还有例如看图识地、听诗识地、闻物识地等等,需要对地点背后的多维度信息有细致的了解。

第二季地名大会并不是单一选手的竞技,而是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,寻找真正的高手。大会有实力者组成的守擂团,每期要迎接挑战团的挑战。挑战团是来自社会各界的50人的组成的五大方阵,他们有着不同的背景、职业、年龄和兴趣特点,有教师也有学生,还有姐妹团,以及文化爱好者和行者方阵,这些人各有千秋,在场上选手答题时也跟随一起答题,增加了答题的参与程度和竞争度。

每场比赛,挑战团都需要通过“一举成名”突围赛、“榜上有名”对抗赛和双人天梯竞速赛三个环节,争夺“守擂团”的资格,让观众在一场比赛之中能够看到多位选手的表现,同时也提升了单个选手的挑战难度。正因为难度的升级,铜川邱晨在第三期最后连答34题登上天梯顶端,能够激发全场观众的集体兴奋,正是因为他们见证了比赛之难。激烈的竞争让节目节奏紧凑,也使得文化含量增加。

大会系列矢志不渝地推动着中华文化的传播,第二季《中国地名大会》是文化综艺流行化的又一次创新尝试。文化不再是“虽不能至,然心向往之”的叹为观止,而是人人都可参与的生活仪式,形成了知地名,观文化,行中国的知行合一的全维度文化传播。